歡迎光臨能源世界網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 合作項目
網站首頁 | 能源要聞 | 電力行業 | 煤炭行業 | 油氣行業 | 節能環保 | 能源設備 | 展會資訊 | 供求信息 | 新興能源 | 聯系我們
通知公告 | 政策信息 | 特別報道 | 專家介紹 | 能源世界 | 推薦單位 | 能源科技 | 雜志概況 | 入會申請 | 能源世界理事會 | 友情鏈接
 
公告 2020上海國際材質分析、實驗室技術博覽會邀請函 | 2020中國國際VOCs監測與治理產業創新峰會通知 | 2020第十屆亞太國際電源產品及技術展覽會邀請函 | 2020中國西部(成都)供熱暖通展(熱博會)邀請函 | 2020中國西部(成都)生物質及沼氣大會邀請函
 站內搜索:
 
 
雜志概況 更多>>
《能源世界》雜志簡介
《能源世界》編輯委員會
《能源世界》顧問委員會
《能源世界》編輯部聯系方式
 
供求信息 更多>>
  供應信息
  求購信息
  代理信息
  合作信息
 
品牌推薦 更多>>
首頁 >> 特別報道 >> 2019年儲能市場的迷失與希望
 
2019年儲能市場的迷失與希望
來源:儲能100人+黑鷹 時間:2019/11/25 
2019的儲能產業,太難了!

原本趁著2018年市場行情井噴,打算在今年大干一場的儲能商,突然發現,單是活下去就幾乎用盡全力。

在光伏領域,如果你問問那些布局了儲能業務的企業,在即將過去的這一年,他們的儲能業務做得怎么樣?回答要么是業務停滯,要么只在國外,要么就是虧損——能在儲能業務上賺錢的實在是寥寥無幾。

而放眼整個儲能產業,2019年罕見的出現了過去幾年不曾有過的下滑狀況,企業的日子苦不堪言,壓力山大。

“從來沒有一個新興產業像儲能這樣,還沒開始大家就拼得你死我活了,苦哈哈的,都不掙錢。”不止一位儲能企業高管如此感慨。

眾所周知,2009年,比亞迪在深圳坪山了建設了國內首個鋰電儲能電站。轉眼間,以鋰電為代表的電化學儲能在中國的歷史已有十年。這十年里,儲能行業幾經沉浮,充滿了波折與不易,一大批從業者和領軍企業推動儲能從示范走到了商業化的門檻前。

十年的漫長積累,尤其在電動汽車的帶動下,鋰離子電池的成本下降超過了85%,儲能系統的度電成本僅為原來的三分之一。一個被眾多企業(包括光伏產業的大佬們)看好的產業,目前正遭遇巨大困境。

一個被能源界、電力界等都視為必然崛起的希望產業,緣何在今年停滯不前?它的發展到底面臨哪些掣肘?這個行業到底需要怎樣的政策引導與支持?儲能的未來到底會怎樣?

根據CNESA全球儲能項目庫統計的數據,2019年第一季度(1-3月),中國新增投運電化學儲能項目的裝機規模僅為50.5MW,同比下降13.7%,環比更是下降84.2%。第二季度可能略好一點,隨著一些電網側項目陸續投運,數據應不會比第一季度難看。但對近年來習慣從增長走向更快增長的業界來說,這已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

事實上,風向并沒有變,儲能的機遇風口仍然在。過去一年多來,無論是在地理區域上,還是細分場景中,各類與儲能相關的鼓勵政策源源不斷,儲能被寄予眾望的大勢并沒有逆轉。只是時下的儲能產業,就如同小鎮青年一般,既有著強烈向上生長的欲望和野心,然而也容易迷失在真偽難辨的市場需求前。

在去年以電網側為代表的儲能浪潮驅使下,儲能商提高了對今年的期望。但商業模式依然模糊不明,以及細分市場局部萎縮(用戶側尤為突出)的現狀,顯然讓眾多公司感到無所適從。

一方面,和儲能有關的政策依然在延續、完善。一年多以來,在中央部委和各地方政府的推動下,幾乎所有可能用到儲能的地方都有相關文件出臺,從而形成了一個包括針對現貨、輔助服務、光儲充、商業樓宇、梯次利用、需求側響應、可再生能源并網乃至綠色產業目錄在內的儲能文件家族。

不過另一方面,雖然各種文件林林總總,但能切實激發市場動力的政策卻屈指可數。有些政策創造了真需求,有些不能說是偽需求,但在成本核算之下,實在難以為繼,市場規模也聊勝于無,暫時只能起到搖旗吶喊助長聲勢的輿論效果。

上述所列文件政策中,有些甚至是踩了剎車。發改委今年5月正式公布的《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明確規定儲能電站不可列入輸配電成本,這對電網側儲能發展的制約影響不言而喻。而蒙西電網“兩個細則”2019版修訂稿,則讓調頻補償價格直接腰斬。政策的不穩定,很容易導致剛集結起來的投資力量潰散。

歸根到底,中國儲能產業能否穿越重重迷霧,走向商業化的大江大海,關鍵還是在于需求、安全和成本這三大要素。一些政策能創造需求,但安全和成本才是需求的基礎。

儲能的相對沉寂,根本原因即在于投資收益的不可控因素,并未隨時間的推移而消失。反而在國內外一系列安全事故的影響下,增加了投資決策的阻礙力。

相比去年,2019安全問題所帶來的消極矛盾更為突出。外有韓國儲能電站連番起火,最終被迫全行業掃蕩式整頓的啟示;內有國內多起事故發生后,官方輿論語焉不詳,業界則噤若寒蟬,從而以訛傳訛導致病毒式恐慌。這些都讓業主、投資者和政策制定者難免顧慮重重。

(韓國過去一年多儲能電站起火20多起。圖為韓國通產資源部發布儲能事故調查報告書)

廣義的安全還包括質量及壽命問題。以AGC儲能調頻為例,按照設計壽命,電池組深淺組合充放需保障3年以上,但在一些電站的實際運行中,由于電池跟調度指令跟的太狠,衰減得過快,本身充放值也未達到理論數據,以至才投運半年就需大規模更換,這不僅存在質量隱患,也意味著原有的全周期投資收益邏輯完全不能成立。

在成本問題上,由于近來一些關鍵原材料價格維持較高位置,儲能系統的度電成本并未顯著下滑。不過,TüV萊茵最近針對儲能商做過一次調研,有高達64.3%的儲能商認為未來三年內儲能電池(pack)的價格會降至0.8元/wh以下,將比目前的1-1.2元/wh有較為顯著的下降。

隨著技術的進步,電池乃至整個系統的成本下降是可以預期的趨勢。成本突破臨界點,就是抵近商業化的時刻,行業也無可避免的到了大洗牌的前夜。

和國外市場獨立系統集成商較為活躍不同的是,中國儲能產業鏈上的幾乎所有玩家都在向集成方向走,電池和PCS等設備廠商、風光設備廠商、項目開發商、電網公司、電動車企,各路力量都涉足到系統集成乃至項目投資。

做系統集成或項目投資,雖然比單純的設備供應利潤更多,但也需要公司具有更為雄厚的財力。

中國儲能市場的設備供應商,多數為從動力電池、光伏和電力設備等行業跨界而來。目前的儲能市場,還不足以支撐起一家以儲能為主業的獨角獸,也不足以讓跨界而來的大公司,傾注公司主要的資源來擴張。

儲能產業今年之所以有疲憊之感,和市場上過往幾年在儲能行業風生水起的公司,不約而同的在其它主業上遭遇困境,從而拖累了行業的整體進取表現。

BNEF一份研究報告認為,隨著中國儲能市場規模擴大、商業模式逐漸成熟,電池和PCS廠商將逐漸回歸到設備供應商的角色,而具有更強財務能力的能源企業、工業企業將成為主要的項目開發商。

那么,隨著這個回歸的過程,在技術上有重大突破(更多的是電池公司),企業主營業務群協同良好的公司將會脫穎而出,他們既具有成本和產品優勢,也擁有良好的財務基本面,很容易通過幾場關鍵的廝殺戰,將尾端的公司淘汰出主戰場。

不過,由于儲能場景豐富多樣,差異化的產品和商業模式,還是可以給大小玩家創造不同的空間。單就今年下半年來看,中國儲能市場,依然會有不少亮點值得期待,整體表現應強過上半年。

首先是大西北。新疆光儲政策,經過兩番征求意見稿后,終于在6月下旬正式出臺。以35萬千瓦裝機,儲能時長不低于2小時配置計算,并要求在10月31日前并網投運,這意味著僅為設備商,便提供了一個10億元以上的大市場。

此前,各方由于信息不對等,增加儲能裝置測算出來的投資回報,從幾年到二三十年不等。而據“儲能100人”了解到的消息,新疆光儲政策有可能采用充電補貼0.4元/千瓦時,放電按照光伏上網電價的雙重價格體系。如該政策能成行,無疑將大大縮短投資回報期。

除新疆外,甘肅也有望參考光伏配置儲能政策。而青海的“共享儲能”經過試點后,反響也普遍良好。整個大西北,無疑是下半年最值得期待的市場。

其次是廣東。南方電網曾有測算,廣東到2030年,調峰需求要新增電化學儲能1200MW,調頻備用要增加1400MW,整個南方電網區域緩解阻塞需要3405MW/6810MWh。

由于海上風電剛剛啟動不就,這些需求大多數是在未來10年。近在眼前的,是廣東上半年異軍突起的AGC儲能市場,截至目前,已有超過20個項目得到公開披露,成為國內該場景最為活躍的區域之一。在這些項目中,僅一兩家進入到調試和投運階段,多數項目將會陸續興建投運,同時也會有一些新的招標信息放出。不過,AGC儲能調頻,不僅是廣東,包括京津唐等地,都要防止踩踏升級,將行業做殘的競爭傾向。

第三是綜合能源服務。儲能參與綜合能源服務由來已久。目前成熟的場景,包括微網、充電站加儲能、變電站通信站多站合一等模式,儲能進入的空間都在增加。

從上半年的招標信息來看,微網儲能項目和充電站儲能項目都比去年有所增加,代表性的業主包括魯能智能技術、中廣核、華商三優等。2017年,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曾公布首批28個微網示范項目,如今,這些項目陸續進入建設期,下半年這塊將是儲能行業的主要看點之一。

電網公司、鐵塔公司推行的多站合一模式,概念提出已經有一段時間,下半年繼續會有小規模的示范。此外,隨著5G時代來臨,鐵塔公司對電池的需求數量和質量應和以往有所不同。而且,鐵塔能源描摹了一個充滿想象力的能源生態圖景,這家公司今年下半年的走向,也是一個重要看點。

其它的市場,包括下一波電網側浪潮、梯次利用、數據中心、山東需求側、浙江電力現貨等,都蘊藏著爆發的能量,但也可能依然處于蓄勢階段。對業界來說,短暫的沉寂和一些亂流,改變不了大方向,也正好為行業留下了思考和調整的空間。

自2017年多部委聯合發布《關于促進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來,越來越多的鋰電企業開始轉戰儲能市場,很多二三線廠家將過剩的動力電池產能應用到儲能領域來。

事實證明,部分電池廠商在巨大的“去產能”壓力下,用劣質產品低價沖擊市場,給行業造成了“成本快速下降”的錯覺。

在BMS、PCS領域同樣如此。有從電動汽車轉型過來的,有從上下游延伸進入的,也有從電動自行車、通訊基站等不同領域跨行而來,不少企業抱著投機的目的,根本沒有多少技術實力。

“很多業主也不知道通訊基站、電動自行車BMS跟儲能有什么差異,反正都叫BMS。通訊基站保護板最多就48節電池,儲能里面動不動是幾萬、幾十萬的電池,這能相提并論嗎?”一家長期從事儲能的BMS廠商表示。

一個健康的產業,只有通過排名靠前、技術實力雄厚、集中度很高的幾家企業構筑起合理化生產的產業格局,才能實現長期穩定健康的發展。

“電力行業對安全、穩定、可靠性要求非常高,現在的標準為了照顧大多數企業的利益,門檻很低。這樣的標準是有缺陷的。”有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很多企業和業主并沒有認識到儲能的高門檻,目前儲能市場進入門檻太低,一些不具備技術條件的廠商進入,自身產品的技術安全性和穩定性的缺失,影響了整個行業的發展。

A、低價競爭隱患。從去年至今,儲能行業的價格戰一直在繼續。2019年,隨著下游市場應用空間日益逼仄,價格戰愈演愈烈。“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這正是當下儲能產業的真實寫照。

在業內人士看來,非理性的價格比拼容易引發安全問題,另外可能會埋下產品質量隱患,影響產品在全生命周期內的持續表現,對行業造成毀滅性打擊。

與價格戰如影隨形的是,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正在上演。

以相對較為簡單的產品儲能集裝箱為例,一個40尺的集裝箱最便宜的可以做到20萬,最貴的需要80萬,價格相差好幾倍。

如此亂象,究竟為何?是技術進步神速而迅速降低成本,還是迫于生存壓力下的賠本賺吆喝?這些低價格的產品質量又是否有保障?

更為關鍵的是,許多中標的企業并非一線有實力的企業,財務狀況和經營狀況令人堪憂,甚至能否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售后服務也是個未知數。

行業要良性發展,降低成本成為必然。從儲能系統成本構成可以發現,目前電池成本約占60%,PCS占比15%,BMS占比10%,EMS占比5%-10%,其它配件5%。各個環節都有降價空間,顯然,電池成本的下降對整個度電成本的下降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鐵鋰電芯目前的價格大約在0.8元—0.9元/Wh,未來兩年能做到0.6元/Wh已是極限。”國軒高科儲能技術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未來成本能否大幅下降首先要看市場規模。

從目前主流廠商反饋的信息來看,在保證性能和品質的基礎上,系統成本每年按10%的速度下降是比較合理的。另外通過提升系統的循環壽命和效率也是一種變相的成本下降,而不能一味靠壓低設備價格。

B、行業需要透明。 強烈的價格廝殺,對于很多企業而言,不跟隨就意味著出局。有業內人士透露,夸大電池的循環壽命正成為行業的潛規則。在對外宣傳和投標的時候,廠商都會號稱自身的儲能系統有超過5000次的循環壽命。“鐵鋰儲能系統在1C情況下循環壽命會在4000次左右,0.5C的大概在6000次左右。在選用優質電芯的情況下,實際上只有極少數集成商能做到。”該人士補充道。

一般來說,這仍是基于實驗室的數據,電池廠商都會選擇最適合電池運行的環境做測試,實際使用工況往往差別巨大。如果放到復雜環境、極低或者極高溫度下,結果可能有天壤之別。

作為一個全新的產業,儲能還缺乏相應的規范和標準。“每家的儲能產品不一樣,很難通過測試來判斷它未來每一年的表現。如何區分產品的好與壞,現在沒有一個好的標準。”一家大型儲能廠商無奈的表示,“怎么評價合作伙伴的電芯,自己心里也是沒底的。如果幾年后產品出現問題,很多電池廠可能都已經倒閉了。”

筆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從目前已經投運的大型儲能電站來看,儲能系統普遍達不到設計的充放次數,整體系統效率也并未達到預期的目標,不少電站都處于半停運狀態。

有業內人士估計,后續關于儲能電站的糾紛和索賠會很多。由于前期很多做儲能的不專業,用的都不是好產品,在后續的使用過程中會發現設備的性能并沒有預期那么好。

行業的不透明正在影響潛在投資者的投資熱情。“現在很多人都被蒙在鼓里,系統循環壽命到底是5000次還是6000次,效率是85%還是88%,只有確保數據是準確的,業主和投資者才會放心。現在所有搞技術的,搞投資的,或者是搞項目運營的,都不知道真實的情況。”資深儲能行業觀察人士劉曉露坦言。

盡管不少企業在儲能領域布局和投入,但是真正賺錢的項目仍屈指可數。有業內專家認為:“投了2000度電的集裝箱,最終真正有用的只有1500度,最后連成本都收不回。收益若沒有達到,基金公司和銀行就會退出。導致大家對行業沒信心,這才是行業問題的根源。”

劉曉露建議,應該由國家層面組織牽頭成立一個獨立的第三方公正平臺,對前期投運的儲能電站實際運行狀況進行統計分析,用數據說話。這樣對投資方、總包方、設備商乃至整個產業都有一個正確的引導。

對于眾多的儲能從業者來說,如果不跳出當下的困局來考慮行業整體的前途,沒有人能獨善其身。“大家對儲能的預期太高,靠低價把不成熟的技術過早地推向風口浪尖。只有電池技術有新的突破,儲能才有未來。兩年之后,相信大家對儲能會有進一步的認知。”一位老牌儲能廠商的技術人員說。

“建一個儲能電站容易,從‘無’變成‘有’很簡單,要做到高效率、低成本卻很難。”這已成為大多數儲能從業者的共識。“高效率、低成本”,對眾多的儲能企業來說,這是一個目標,也是一道不小的門檻。

在這其中,系統集成的重要性正在與日俱增,向上銜接上游廠商,向下打通甲方服務,是產業鏈最為重要的一環。但系統集成是一項較為龐雜的業務,技術的門檻最高,不僅涉及到電化學、電力電子、IT、電網調度等諸多領域和技術,還要深度理解下游不同行業的應用場景,實現難度最大。

當下,所有的主流儲能企業都在向系統集成的方向走,對這塊陣地的爭奪幾乎進入了白熱化階段。由電池企業、PCS企業、電網下屬企業、風電光伏設備制造商、儲能項目開發商、電動汽車企業等設備廠商組成的龐大群體正成為國內儲能系統集成領域的主要參與者。這些為數眾多的公司,正圍繞“系統集成”領域展開一場殘酷的廝殺,大洗牌在所難免。

A、一體化or專業化?從實際玩法來看,各類型企業都有自己的戰略打法及布局。既有比亞迪這樣采用全產業鏈的發展模式,儲能系統的主要部件電芯、PCS,全部由自己制造以降低各環節成本;也有像北控清潔能源這樣走專業化集成的路子,電芯、PCS等硬件幾乎全部來自外部采購;此外還有大量的PCS、電池企業以自身的產品為核心,往系統集成方向延伸。

每家企業都有自己的優勢和基因,孰優孰劣尚無定論。在這個燒錢的行業里,產業鏈每個環節都有一定的門檻,需要相當的資金與人力投入,也有大批企業在深耕。全產業鏈模式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非常難。這種模式比較“重”,需要強大的實力做支撐,運作不好也會有極大的風險。

不止一位行業人士表示,好的系統集成不是簡單的把PCS、電池、集裝箱等部件拿過來拼湊在一起,而是要在對各部件性能充分了解基礎上,最大化地釋放電池的潛能,涉及到電池管理系統、PCS、EMS、安全消防等一系列問題,需要對整個儲能系統有一種系統性的思維。集成化的儲能系統與其說是一個產品,不如說是一項紛繁復雜的工程。

在整個市場處于一片紅海之際,項目大多沒有經濟性的情況下,為了完成技術驗證和業績記錄,不少企業主動延伸自己的業務范圍,設備制造商開始涉足系統集成、EPC總包,系統集成商開始扮演起“投資+運營”的角色。

擴大業務半徑雖然讓公司進入了一個更大規模的市場,但也對公司的資金和技術實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實際上,在國內能實現一體化集成與服務的廠家仍屈指可數。在某些專項的電池、PCS、BMS領域,部分廠家具備了脫穎而出的實力,但其中大部分暫時還不具備提供整體解決方案的能力。

當前由于產業鏈各個環節還不完善,系統集成大多還處于粗放式的“組裝機”階段。產業若要良性發展,告別粗制濫造,走向精細化成為必然。可以預見的是,在經歷初期的野蠻生長后,行業競爭的加劇將會將規模小、水平低的系統集成商淘汰出局。

彭博新能源財經的一份研究報告認為,未來隨著中國儲能市場規模擴大、商業模式逐漸成熟,眾多的電池和PCS廠商將逐漸回歸到設備供應商的角色,而具有更強財務能力的能源企業、工業企業將成為主要的項目開發商。

B、專業系統集成商的喜與憂。觀察中國儲能市場的主要玩家不難發現,缺乏獨立的第三方系統集成商,是中國市場與海外市場的最大不同點。究其原因,還是市場空間的受限。在產業發展初期,訂單比較少,以設備廠商為主導的市場,更關心的是如何將設備銷售出去,整體產能供過于求,競爭慘烈,利潤稀薄,碎片化的市場不足以讓第三方集成商存活下來。

隨著儲能技術的快速迭代和用戶需求的不斷變化,越來越多的儲能企業開始認識到自身并不具備系統集成的能力,需要由專業的系統集成商來提供服務。

“其實很多廠家并不愿意去做系統集成,除了并不擅長外,牽涉的事情太多,費力不討好,尤其是越大的公司越不愿意直接參與。”珠海瓦特電力設備有限公司一位研發總監表示。

事實上,有些企業還有更深層次的考量,如果自己做系統集成出了質量問題,這個品質問題的鍋,最后要全部自己背。而如果是第三方來集成,就自然地找了一個“背鍋”的人。

無論是從長遠的發展還是現實的需要來看,行業需要有技術實力的系統集成商來提供專業化服務。矛盾的是,國內的業主普遍更看重的是硬件,不重視服務。系統集成作為一項服務,如何衡量系統集成的價值并沒有相關的標準。

此外,在與大企業和業主的合作過程中,系統集成商普遍缺乏話語權,甚至有些系統集成商前期都是在“賠本賺吆喝”,如果不合作,企業自身的品牌效應很難打造,不能形成標桿示范效應。“有一些項目業主指定了電池、PCS、BMS等設備的廠家,系統集成商最后可供選擇的只剩集裝箱了。”一位行業內多年的從業者感慨。

總的來說,專業的系統集成商當下主要面臨三大瓶頸:目前行業大部分都是非標訂單,難以形成規模效應;系統集成需要對儲能系統及行業應用場景有深刻理解,技術實力不足的話,很難實現跨應用場景接單;整個行業付款條件差,需要足夠的資金來投入研發和運營。

如何能夠實現與電力更加深度的融合,以便滿足電力對安全、可靠、高效、經濟性等方面的要求,一直是儲能推廣過程中面臨的難題之一。系統集成代表技術應用的能力,一個項目最終能否取得成功和實現盈利多少,系統集成商將在其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有業內人士預計,未來,儲能市場的整合將會加劇,專業的集成商將依托其創新發展的能力與差異化的增值服務,獲得更多的市場機會。

“人們往往會高估一年的變化,也往往會低估十年的變化”。在全球新能源浪潮下,儲能正成為能源革命的關鍵一環。在眾多新能源從業者看來,以光伏為代表的新能源還遠遠沒有達到它應有的高度,“新能源+儲能”會創造更大的奇跡。成本下降疊加需求上升,全球電化學儲能的發展正方興未艾。

反觀國內,中國儲能產業正在不斷喪失這一先發優勢。中國雖是動力電池第一大國,但中國的電池儲能市場應用遠未成熟,尤其是市場機制建設和政策驅動顯著落后于產業應用的速度。2018年,在電網主導下,雖然電網側儲能帶動整個市場呈現爆發式的增長,但困擾行業多年的問題并未得到有效解決,有些甚至愈演愈烈,我們稱之為“五座大山”。

一、政策風險。2017年底,自五部委聯合發布的首個儲能行業指導意見以來,儲能熱度前所未有。樂觀的市場預期引來一輪又一輪的“掘金者”,在一個只有數十億產值的狹小產業里,有大大小小上百家公司,在下游應用空間受限的情況下,儲能賽道日益擁擠。

兩年來,國家層面和各地方出臺的政策林林總總,但翻閱這些文件政策發現,重復性、雷同性過多,缺乏環環相扣、步步深入的遞進性和持續性。大多只是明確了儲能的“重要性”,沒有配套出臺可操作的“實用性”政策。以至于業界評論我國儲能處于廠商投資熱、研究評論熱、主管部門反應平淡的局面。

一些地方性的政策或規定更是讓人“眼花繚亂”,隔三差五的行政式調整讓投資者無所適從,儲能示范項目推進困難重重,有些地方政府為了拉動GDP要求配套投產,這些無疑加大了企業的生存壓力。

政策導向關乎產業大局和企業生死。就目前來看,當下的政策難以推動產業取得實質性成效。這兩年在儲能領域投入力度大的企業都不約而同地遭遇財務困境,尤其是“投資+運營”的發展模式基本是儲能廠商在透支企業信用,增大了企業的運行風險。

從國外經驗來看,在促進電化學儲能規模化發展的過程中,政策刺激與市場化機制都不可缺少。在2017年8月底舉辦的中國儲能價格創新發展論壇上,國家發改委價格司相關人員曾表示,除了補貼,政府支持產業發展的手段有很多,比如財政、稅收、價格,都是比較普遍的政府支持的幾種方式。“我們贊同綜合采取財政、稅收、價格等手段來支持儲能發展。”如今又一年過去了,政策在哪里?

二、電改推進與市場機制。目前用戶側和可再生能源都面臨商業模式單一的問題,不少人將此歸結于當前的儲能的價格太高。在先有規模還是先降成本上,行業進入了“雞生蛋、蛋生雞”的死循環。

究其原因,儲能成本不是應用的障礙,機制才是。儲能有4-5種功能,甚至更多。在沒有公平的市場環境和按效果付費的價格機制下,儲能的多重應用價值無法得以充分體現。用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理事長陳海生的話說,“相當于打了四五份工,只給一份工資”。

沒有好的機制,降成本無異于緣木求魚。據了解,在目前的電價水平下,用戶側項目已經到了利潤邊緣化的境地,很多項目甚至都是在虧本。

有業內人士認為,一味地降低成本將無法保證產品的質量,且容易引發后期的安全事故,對產業的健康發展非常不利。只有當市場具有一定規模后,企業自然會在競爭中帶動設備價格持續走低,產業方能進入良性循環的發展軌道。

當下,電力輔助服務市場和現貨市場在國內仍然處于初級建設階段,儲能可參與的空間依然有限。只有山西、蒙西、京津唐、廣東四地打開了火電儲能聯合調頻的市場空間,但參與調頻的主體仍是火電機組,離業界期盼的“獨立市場主體”地位還有差距。

目前,參與電力市場的各方正在進行博弈,儲能能否發揮其作用還是要看新電改推進最終的力度。如果新一輪電改不能建立起一個有效的市場配置資源的機制,儲能只能在一些小的領域,發揮有限的輔助作用。

三、電網的定位與態度。作為2018中國儲能主力軍的電網側儲能卻在2019年遭受重挫。4月22日,隨著國家發改委《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修訂征求意見稿)》出臺,電網公司將儲能納入輸配資產的愿望暫時落空。

意見出臺后,清華大學教授夏清曾給發改委寫了一封長信表達自己的異議。夏清認為,政策應該引導電網理性投資儲能,只有電網擁抱儲能技術,儲能才有未來。

“一刀切”的政策引發了很多爭議。支持者認為,電網公司將會更加聚焦電網主業,在其他非壟斷與電網相關的輔業進行全面市場化,從而進一步完善電力市場體制的建設。

反對者認為,以往電力系統所有的規劃都是按照最大負荷來設計的,儲能在電網最大的價值在于替代尖峰。如果儲能不能進入輸配資產,只能逼迫電網來投資更多的變電站,造成更大的浪費,最終還是由全民買單。

國網在今年上半年工作會上已經明確,電網側大規模儲能建設暫緩,本來已經規劃了多個大規模的電網側儲能,要全部停下來。

有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儲能最大的價值在電網側。盡管新能源、用戶側削峰填谷都會用到儲能技術,但只有電網可以把這幾個系統融合起來,尤其大規模儲能電站因其響應速度快和控制精準以及具有雙向調節等特性,能夠在調峰調頻等事關電網安全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怕電網不來,又怕電網亂來。”恐怕是大多數儲能從業者的心態。儲能的價值需要電網認可,但又不希望電網介入太深。2018年,國家電網主導的電網側項目基本都由電網下屬公司來投資建設。與此同時,電網手握調度大權,引起其它市場主體對競爭不公的擔憂。

市場一份測算數據指出,電網側投資儲能,可將饋線改造擴容時限延緩3年,相比興建變電站,投資建設成本降低約30%左右。

2019年各地電網負荷屢創新高,如果用成本更小、價值和效率更高的儲能替代傳統的輸配電網,這部分價值該如何認定?如果由社會資本投資,電網是否愿意買單?成本又該如何疏導?不可否認的是,只有讓儲能進入電網,儲能的多方面價值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電網的一舉一動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行業未來的走向。

四、安全與標準。2018年以來,儲能界最關心的事情莫過于國內外電動汽車和儲能電站的起火事件。尤其是韓國儲能電站的起火事件,可以說是給各國敲響了“警鐘”。

儲能不安全,就不發展儲能了嗎?對于新鮮事物,行業內外得允許其有個試錯的過程。目前從事鋰電研發的有數十萬人,只要電動汽車還有存在價值,技術發展到一定階段,鋰電安全問題一定是可以解決的。

況且儲能電站的空間更大,解決的手段比電動汽車更多。“儲能對重量和體積不像電動車那樣敏感,儲能電站可以連接消防水源,實現安全可采取的措施更多,成本更少。”煙臺創為新能源創始人張立磊認為。

在創為新能源看來,儲能安全應該秉承“預防為主、防消結合”的原則,系統的設計必須要以絕對安全為目標。但在實踐過程中,消防系統仍處于邊緣地位。有些系統集成商為節省成本,仍然以犧牲安全代價壓低成本。由于消防系統只屬于儲能電站的一個配套系統,往往處于丙方或丁方的位置,無法要求或建議甲方按此種技術配置消防設施。

縱觀國內外的起火事故,筆者認為,中國儲能行業有三大問題需要反思:

首先,國家、行業協會及團體應該設立更多、更細致的標準來規范行業的發展,通過標準來提高行業準入門檻,將不合格的儲能廠商,清理出市場。

其次,國家或行業層面應該對國內儲能電站起火事故展開調查,向行業公開事故起因。事故的發生應該對行業起到警示借鑒作用,而不是成為以訛傳訛的工具,更不應該成為不同技術路線和競爭對手之間互相攻擊的手段。

再次,對于眾多業主和投資商來說,在市場良莠不齊的情況下,選擇有技術實力尤其在國外市場歷經考驗的系統集成商是更為合適的選擇。

五、融資等非技術成本。與光伏類似,儲能目前仍是草根推動的產業。企業資金儲備較為薄弱,基本上都面臨一定的資金壓力。

融資難成為儲能企業的另一座大山。比起風電、光伏,儲能沒有明確的一個國家政策的支持,銀行在進行項目融資時對主體授信要求較高。融資租賃作為一種創新融資手段,在儲能電站的資金來源中正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據華潤租賃有限公司內部人士介紹,融資租賃機構主流業務在于大型租賃項目,目前大部分商業化的儲能項目仍然偏小。針對盈利前景比較好的火電儲能聯合調頻項目,融資租賃的年利率在9%左右。

相比火電儲能AGC領域,用戶側儲能融資更是難上加難。在工商業電價不斷下降和系統集成能力參差不齊的情況下,不少用戶側項目投資收益低于預期。根據世界銀行官網公布的項目評估報告,早期儲能項目的平均財務回報在5%-7%之間。在當前的金融環境下,用戶側儲能項目很難得到金融機構的青睞。

此外,土地稅費、并網測試、電網接入、倒賣路條等各種中間費也無形拉高了儲能投資成本,這些稅費完全“吞噬”了企業本來稀薄的利潤。盡管非技術成本已經成為制約行業發展的主要因素之一,但是這一部分成本的降低,企業往往無能為力,只能寄希望于國家政策的調整和規范。

許多業內人士有共識,在電力市場短時間內無法取得突破性進展的情況下,產業需要“過渡性”的扶持政策出臺,引導行業走向良性健康的發展軌道。

現階段儲能產業到底需要什么樣的政策框架?我們在與眾多業內人士交流過程中,對具有代表性的觀點進了行匯總:

第一,政策的持續和穩定是一切的基礎。新能源的崛起造成源網荷之間的不平衡是儲能產業發展的驅動力。2018年全國風電、光伏發電量占全部發電量的比重為7.7%,2019年上半年這一數字上升為9.5%。雖然新能源占比還沒有足夠高,但在局部地區,尤其在西北的可再生能源基地和分布式光伏比重高的東部省份,新能源大規模并網對電網的沖擊開始顯現,消納任務日益艱巨。

如果沒有儲能技術的改進和革新,可再生能源大規模發展很快會面臨瓶頸。黃河水電董事長謝小平曾斷言,如果沒有儲能,20年內光伏無法替代常規能源。現階段發展儲能技術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已毋庸置疑,儲能產業的發展進度將在某種程度上決定中國乃至全球未來的能源轉型進程,無論是從能源安全還是從減少碳排放考慮,儲能產業都是值得國家重點扶持的。

國家層面先后出臺了關于儲能的指導意見和行動計劃,足以看出國家對儲能產業的高度重視。但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政策的可操作性值得商榷,儲能看起來有很多方向,除了峰谷套利,其他都是政策性支持不足,靠自身生存非常困難,產業在立法、財稅、規劃、基建、交易、監管等方面缺少總體設計和更加精準的導向。

管理部門政策的出臺也確實不易,目前儲能技術路線眾多,眾口難調,需要平衡各方利益。尤其是中國的電力體制和強大的電網決定了中國發展儲能的技術路線、商業模式以及發展路徑不會與歐美相同,要想加快儲能技術與產業的發展,必須建立與我國國情和市場機制相適應的儲能產業發展路徑。

有專家建議,我國儲能產業政策的制定既要立足長遠,也要兼顧當下。一方面,需要將儲能充分納入國家能源體系,制定國家層面的儲能產業發展戰略與實施路線圖;另一方面,現階段產業政策落地的細則還不明朗,市場機制沒有形成,儲能的應用價值尚未得到確認,應考慮建立合理的補償機制撬動市場需求。

如果沒有政策上的支持和引導,中國儲能產業很難從稚嫩走向成熟。政策的持續和穩定是一切產業政策的基礎,但政策的突變,有時又會給行業帶來巨大的壓力,甚至“休克”。如果說國家層面的兩輪工商業電價下調對用戶側儲能屬于“誤傷”,那蒙西和京津唐針對AGC調頻價格的下調更多屬于“人為”因素。年初以來,蒙西和京津唐相繼下調了儲能調頻價格,讓已投運的項目面臨較大的投資風險,個中緣由,相關部門并未對外公布。

根據業內人士的判斷,蒙西最新的政策調整可能會讓調頻收益直接腰斬,京津唐針對K值的修正會讓調頻年收益下降15%左右,以9MW/4.5MWh儲能調頻系統為例,年收入減少大約360萬元。

儲能產業長遠的發展離不開資本的持續進入,政策的模糊和不穩定必然導致投資收益模型的不確定,最終導致資本進入的不確定。可預期并可持續的政策和商業模式是吸引投資的必要條件,畢竟,投資者才是市場一直都在期盼的接盤者和托底者。

從儲能廠商角度來看,目前在儲能布局的大多數企業都是基于對儲能未來發展前景的看好,更關心未來三五年之后的政策路線機會。如果早期的政策能夠給企業預留部分合理的利潤,只要投資能算過賬來,不少企業還是會有投資的意愿,也能為后期可持續的商業模式打下基礎。

第二,從區域和行業入手 以點帶面。《儲能指導意見》明確提出了在“十三五”期間建成一批不同技術類型、不同應用場景的試點示范項目,包括推進儲能技術裝備研發示范、儲能提升可再生能源利用水平應用示范、儲能提升能源電力系統靈活性穩定性應用示范、儲能提升用能智能化水平應用示范、儲能多元化應用支撐能源互聯網應用示范等五大重點任務。

從經濟性的角度,“初生”的儲能需要國家補貼的支持,但從現實來看,國家很難對儲能行業進行大規模補貼。有投資商和儲能廠商建議,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國家層面應該以省份或者特定應用場景為基礎,根據不同的需求制定相應的政策框架,可以通過示范項目配套相應的補貼和稅收優惠政策來推動產業的發展。

首先,可以考慮在棄電嚴重的區域布局可再生能源場站側儲能項目。

促進新能源的消納一直被認為是未來儲能的主戰場,但在當下,有人形容儲能與光伏就是“瞎子與瘸子”的組合,光伏+儲能的進展依然乏善可陳。除了技術上的制約,成本過高是主要因素,可再生能源配置儲能不如棄電更劃算,在新能源補貼拖欠和平價時代來臨的大背景下,強行讓新能源業主配置儲能必然會引發強烈的反彈。

三北地區由于棄光棄風嚴重,不少省份被國家能源局列為紅色預警地區,地方政府也有“脫紅”的需要。以新疆為例,新疆方面曾口頭承諾給予光伏棄電每度0.4元的調峰補貼,但截至目前仍沒有明確的政策出臺,造成諸多儲能投資商無法推進項目的實施。

西部的高電價存量光伏項目中,在給予一定優先發電電量的前提下,如果能給予儲能0.4元的度電補貼,安裝1GWh的儲能所需要的資金每大概年為1.2億元,這與國家在風電、光伏和新能源汽車的巨額投入相比,基本算是很小的數目。

在現階段,行業如果每年能有1GWh的安裝量,至少帶動產業上下游產值20-30億元,同時可以解決3GW光伏電站的棄電問題,也能推動儲能成本的走低和產業走向規范化。

其次,優先在調頻需求較高的地區提前布局調頻儲能項目。

隨著電力改革逐步深入,電力現貨市場啟動建設并逐步進入試運行。當前火電與新能源機組受自身特點限制,均無法同時滿足頻繁快速調峰調頻、穩定電力供應的需求。儲能技術與火電、新能源發電相結合,可以提高火電機組的AGC調節速率和調節精度,提升新能源機組對電力市場的適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穩定電力供應。

再次,在經濟發達地區建設與能源互聯網、智慧能源、綜合能源相關的儲能應用項目。

隨著光伏發電技術的逐漸成熟,尤其是國家層面推動的增量配網和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將推動大量間歇可再生能源接入配電網。分布式光伏雖然單個裝機容量比較小,但是點點細流能夠匯聚成江河,其總能量非常大,接入電網后,會給電網帶來沖擊,高比例分布式光伏快速發展引發光儲發展的必要性。

中國工程院院士杜祥琬認為,“電從遠方來”和“電從身邊來”相結合是中東部地區更合適的能源利用模式,將分布式發電與儲能技術相結合,企業、學校、社區等可以形成自己的微電網,利用大數據進行電網管理,形成虛擬電廠,各家各戶都成為既生產又消費的產銷者。

如果能在京津冀、長三角和粵港澳大灣區等經濟發達地區,優化布局儲能項目,通過發揮儲能的串聯和紐帶作用,可以在為用戶供電的同時提供增值服務。

第三,需要設定準入門檻 引導技術進步。沒有一個新興產業的成長是一帆風順的,有增長就有回落。這樣類似的情況在風電、光伏行業也曾遇到過,一些新進入企業的產品在規模化應用的時候遭遇了非常嚴重的信任危機。比如高達100米、幾百噸重的風機在現場突然倒塌,安全事故對產業造成的沖擊非常明顯。

正是經歷這樣慘痛的教訓,才有了從業者對于行業更加深刻的理解。近兩年,全球頻發的儲能安全事故讓業主、投資者和政策制定者顧慮重重,眼下,整個行業需要有喘息的時間和糾錯的機會。

客觀地說,受制于電池技術本身、安全問題和標準不健全等多種因素,現階段以鋰電為代表的電化學儲能暫不具備大規模發展的條件。另外,各種路線百花齊放,各家企業技術實力不一,如果沒有規則加以約束,一哄而上,很容易將行業搞垮掉。

新興產業創新之后最大的課題就是行業標準的制定,這是儲能產業實現規模化、工程化應用的先決條件,目前儲能裝置在并網、計量、安全、消防等關鍵環節還沒有相應的標準出臺,國內也還沒有專業、公平、公正的第三方機構對各個廠家的電芯和儲能系統進行測試和評價,系統的循環壽命和效率往往都是廠家自己說了算,能不能實現都是未知。

行業標準和法規的缺位,對儲能產業的健康發展造成致命障礙,不僅讓儲能電站的投資建設無章可循,也讓“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時有發生,為后期埋下質量和安全隱患。正視并如何疏導解決這些問題,才是對儲能產業最好的政策舉措。

儲能電池應建立自己的標準和體系在業內已經成為共識。按照寧德時代副董事長黃世霖的判斷,未來動力電池和儲能電池技術路線會分開,高安全、長壽命的電池是儲能系統的基礎,高可靠、高效率是儲能系統集成的關鍵。

儲能技術的發展,關鍵是電池技術的進步和系統集成能力的提升。如何通過政策的引導作用,給真正的參與者創造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讓先進技術加速入場,讓所有的廠商同臺競技,應當成為儲能扶持政策的重點之一。

同為新興產業,國家在發展光伏產業過程中,早期通過特許權招標,摸清了光伏發電的成本,為后續的標桿電價政策鋪路。尤其是在2015年實施的光伏發電“領跑者”計劃,針對企業的投資實力、經驗業績、專業能力還是技術先進性進行綜合評價。通過提高光伏產品市場準入標準,開啟了光伏行業同質化競爭向高效產品的變革之路,極大地推動了行業先進技術的發展與光伏發電的平價進程。

光伏產業的發展思路或許能為儲能產業提供些許借鑒。從新興產業的歷史進程來看,引導技術進步來推動成本下降是產業發展的核心,經過大浪淘沙,市場最終會把最先進、最有競爭力、最有價值的技術方案保留下來。

有業內人士認為,一旦市場機制理順,儲能的爆發其實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這也是眾多儲能企業“即使不賺錢,也在不斷嘗試”的原因所在,但在大規模應用前,儲能技術的迭代和驗證是否充分,國家和企業層面都需要為此做好充分準備。

責任編輯:myadmin
上一條: 狼煙四起的原油定價權之爭
下一條: 青海清潔能源風光無限
 
中國工合能源產業促進會 |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 |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 |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 | 中國節能協會 | 中國物資再生協會 | 中國風能協會 | 中國節能協會節能服務產業委員會
 
 
聯系我們  |  合作項目  |  招聘信息  |  入會申請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友情鏈接
[email protected] 2003-2007 NY21.CN 能源世界網 京ICP備20001758號 京公網安備11011102000836號
電話:010-68035565 E-mail:[email protected] QQ:769766878
钻石彩票下载手机版